<var id="o7i8b"></var>

        首頁 > 基金 >

        君逸數碼去年營收3.5億應收款3.8億 改會計差錯背警示

        2022-07-08 10:44:29

        編者按5月26日,四川君逸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君逸數碼”)首發申請將上會,保薦機構(主承銷商)是華林證券,保薦代表人是程毅、王粹萃。

        君逸數碼是一家專業的智慧城市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主營業務是為智慧城市領域客戶提供系統集成服務、運維服務和自研產品銷售等產品和服務。

        公司主營業務突出,主營業務收入占營業收入金額的比例均在99%以上。業務區域來看,在報告期內,君逸數碼在西南地區的主營業務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總額的比例分別為76.68%、70.81%和81.18%,其中在四川省內的主營業務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總額的比例分別為46.89%、56.78%和79.61%。四川省內和西南區域的收入占比依然較高,存在業務區域相對集中的風險。

        按客戶類型劃分,公司報告期內非民營企業占比分別為94.76%、93.22%和97.30%。以上非民營單位主要為國有企業、政府部門、金融機構、事業單位等。

        去年,君逸數碼凈利潤同比上漲8.29%,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則同比下降71.15%。2019年-2021年,君逸數碼營業收入分別為29,322.38萬元、32,771.07萬元、35,404.70萬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28,525.95萬元、39,492.45萬元、38,763.86萬元,凈利潤分別為5,436.76萬元、6,229.68萬元、6,745.84萬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5,246.31萬元、6,061.65萬元、6,292.73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684.10萬元、7,033.89萬元、2,029.02萬元。各期,公司凈現比分別為0.31、1.13、0.30。

        2019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29,295.40萬元、28,840.72萬元、37,206.16萬元,壞賬準備分別為2,609.56萬元、3,376.77萬元、4,387.33萬元,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26,685.85萬元、25,463.95萬元和32,818.84萬元,呈上升趨勢。

        2019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應收票據分別為341.55萬元、129.03萬元、725.69萬元,壞賬準備分別為6.01萬元、3.95萬元、17.28萬元,賬面價值分別為335.53萬元、125.08萬元、708.41萬元。

        據記者計算,君逸數碼各期末應收款(應收款余額+應收票據)分別為29636.95萬元、28969.75萬元、37931.85萬元。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2020年末應收賬款余額較2019年末略有下降,主要受將質保金重分類至“合同資產”和“其他非流動資產”的影響。2020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合同資產賬面余額分別為2,341.90萬元、2,980.21萬元。據君逸數碼招股書,合同資產,是指本公司已向客戶轉讓商品而有權收取對價的權利,且該權利取決于時間流逝之外的其他因素。

        深交所對君逸數碼下發了三輪問詢函,均對君逸數碼的應收賬款問題提出問詢。2022年5月16日,深交所網站披露了君逸數碼對深交所下發的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的回復,其中依然對君逸數碼的應收賬款問題進行追問。

        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指出,報告期各期末,發行人1年以上應收賬款余額呈增長趨勢,部分項目因受完工結算審核、政府審計等因素的影響回款較慢。報告期各期末,發行人應收賬款函證回函不符占比分別為11.32%、10.33%和29.81%。

        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要求君逸數碼更新截止目前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期后回款及逾期應收賬款期后回款的整體情況,說明2021年末1年以上應收賬款對應項目的具體情況,客戶持續合作情況及項目回款情況、未回款部分是否有回款安排及實質執行情況,結合論述壞賬準備計提的充分性,相關項目完工結算審核及政府審計的執行情況,預計回款時間。請保薦人、申報會計師發表明確意見,并說明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回函不符的原因,2021年回函不符占比增加較多的原因,針對回函不符執行的核查程序、核查結論。

        據君逸數碼回復,2019年末、2020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應收賬款(含質保金)余額分別為29,295.40萬元、32,641.32萬元、42,097.92萬元,應收賬款期后回款金額分別為20,154.08萬元、13,161.56萬元、6,492.89萬元,應收賬款期后回款比例分別為68.80%、40.32%、15.42%;逾期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9,305.32萬元、8,962.28萬元、7,931.85萬元,逾期應收賬款期后回款金額分別為7,135.48萬元、5,448.99萬元、2,599.97萬元,逾期應收賬款期后回款比例分別為76.68%、60.80%、32.78%。

        據君逸數碼回復,報告期各期末,公司應收賬款回函不符的原因包括:因“合同金額為暫定金額,最終以實際結算金額為準”導致回函不符,不符占比分別為7.46%、9.70%、11.24%;發函口徑原因導致不符;對方按開票確認,公司按進度結算資料確認,雙方入賬口徑不同導致不符;雙方結算尾差導致不符;其他原因導致不符(注)。

        2016年3月28日,公司股票以協議轉讓方式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公開轉讓,證券簡稱為“君逸數碼”,股份代碼為“836106”。

        2021年4月27日,君逸數碼召開的第二屆董事會第二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議案》,并于2021年4月29日在股轉系統披露了《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公告》,信永中和就上述差錯更正事項出具了《關于四川君逸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會計差錯更正事項專項說明的審核報告》(編號XYZH/2021CDAA40071)。

        上述會計差錯主要系公司將2020年以前智慧城市信息系統集成業務由“完工百分比法確認收入”變更為“完工驗收后確認收入”產生,以及更正前期少量其他會計差錯。上述系統集成業務收入確認方法變更等事項導致的會計差錯更正對公司2019年財務報表的具體影響為: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末資產總計40,860.10萬元,調整后為53,732.75萬元,影響數為12,872.64萬元,影響比例為31.50%;調整前,公司2019年末負債合計16,594.95萬元,調整后為33,070.84萬元,影響數為16,475.89萬元,影響比例為99.28%;調整前,公司2019年末未分配利潤為12,784.48萬元,調整后為9,241.67萬元,影響數為-3,542.81萬元,影響比例為-27.71%;調整前,公司2019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權益合計24,265.15萬元,調整后為20,661.90萬元,影響數為-3,603.25萬元,影響比例為-14.85%;調整前,公司2019年所有者權益合計24,265.15萬元,調整后為20,661.90萬元,影響數為-3,603.25萬元,影響比例為-14.85%;調整前,公司2019年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扣非前)為26.95%,調整后為26.51%,影響數為-0.44%;調整前,公司2019年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扣非后)為26.06%,調整后為25.58%,影響數為-0.48%;調整前,公司2019年營業收入為33,993.42萬元,調整后為29,322.38萬元,影響數為-4,671.05萬元,影響比例為-13.74%;調整前,公司2019年凈利潤為6,372.61萬元,調整后為5,436.76萬元,影響數為-935.85萬元,影響比例為-14.69%;調整前,公司2019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扣非前)為6,372.61萬元,調整后為5,436.76萬元,影響數為-935.85萬元,影響比例為-14.69%;調整前,公司2019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扣非后)為6,162.23萬元,調整后為5,246.31萬元,影響數為-915.92萬元,影響比例為-14.86%。

        2021年8月,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出具《關于對四川君逸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相關責任主體采取口頭警示的送達通知》(公司監管一部發〔2021〕監管580號),因君逸數碼于2021年4月披露《四川君逸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公告》對2019年度財務報告中涉及的會計差錯事項作出說明并進行追溯調整,違反了《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業務規則》和《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公司信息披露規則》的相關規定,構成信息披露違規,且君逸數碼董事長曾立軍、財務負責人楊代群對前述行為負有責任,故決定對君逸數碼及其董事長曾立軍、財務負責人楊代群采取口頭警示的自律監管措施。

        智慧城市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二次沖關創業板擬募資3.2億元

        君逸數碼是一家專業的智慧城市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主營業務是為智慧城市領域客戶提供系統集成服務、運維服務和自研產品銷售等產品和服務。

        2016年3月28日,公司股票以協議轉讓方式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公開轉讓,證券簡稱為“君逸數碼”,股份代碼為“836106”。2018年1月,公司股票的轉讓方式由“協議轉讓”變更為“集合競價轉讓”。2020年5月,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將公司調入創新層掛牌公司名單。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的申請材料已于2021年6月20日提交深交所,根據《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業務規則(試行)》的相關規定,公司股票自2021年6月21日起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停牌,待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申請獲得深圳證券交易所審核通過并經中國證監會同意注冊后,公司將向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申請股票終止掛牌。

        此外,君逸數碼曾于2019年5月20日向中國證監會提交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的申請。2019年5月27日公司申請獲中國證監會正式受理。發行人后因上市計劃調整,經2019年第二屆董事會第十次會議審議,公司于2019年7月11日向中國證監會申請撤回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申請。2019年7月22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下發的《中國證監會行政許可申請終止審查通知書》(﹝2019﹞233號),中國證監會決定終止對公司行政許可申請的審查。

        據公司2022年5月19日披露的招股書,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曾立軍持有君逸數碼43.48%的股份,為公司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君逸數碼本次擬在深交所創業板公開發行新股3,080萬股,占發行后公司總股本的25%,擬募資3.21億元,其中13,288.19萬元用于“地下綜合管廊智慧管理運營平臺升級建設項目”、12,052.08萬元用于“新型智慧城市綜合解決方案提升項目”、6,763.67萬元用于“研發測試及數據中心建設項目”。

        去年經營活動現金凈額同比降71%凈現比僅0.3

        去年,君逸數碼凈利潤同比上漲8.29%,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則同比下降71.15%。

        2019年-2021年,君逸數碼營業收入分別為29,322.38萬元、32,771.07萬元、35,404.70萬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28,525.95萬元、39,492.45萬元、38,763.86萬元,凈利潤分別為5,436.76萬元、6,229.68萬元、6,745.84萬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5,246.31萬元、6,061.65萬元、6,292.73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684.10萬元、7,033.89萬元、2,029.02萬元。各期,公司凈現比分別為0.31、1.13、0.30。

        2022年1-3月,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820.21萬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32.99%;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實現177.75萬元,同比增長152.07%;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4,043.25萬元,上年同期為-8,948.00萬元。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2022年1-3月發行人營業收入及經營業績較上年同期增加幅度較大主要系受2022年1-3月同期完工驗收并確認收入項目較2021年同期增加,且受2020年已完工項目“漯河市中心醫院教學實訓綜合樓弱電智能化工程二標段”于2022年結算調增確認收入120.00萬元所致。

        君逸數碼表示,2022年1-3月經營活動現金凈流出金額較大主要系受公司所在行業特性等因素的影響,公司經營存在季節性波動,收款結算一般集中在下半年,同時受本期公司支付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以及繳納企業所得、增值稅稅款等較高,導致2022年第一季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流出較大。與上年同期相比,2022年第一季度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量凈額較上年同期增加較多的原因主要是在本期銷售商品收到的現金較多,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低于上年同期所致。

        報告期分紅3080萬元

        在報告期內,公司實施了股利分配。2019年度,君逸數碼每10股派4元現金(含稅),合計分紅3,080.00萬元。

        會計差錯調減2019年總負債1.65億元影響比例逾99%

        2021年4月27日,君逸數碼召開的第二屆董事會第二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議案》,并于2021年4月29日在股轉系統披露了《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公告》,信永中和就上述差錯更正事項出具了《關于四川君逸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會計差錯更正事項專項說明的審核報告》(編號XYZH/2021CDAA40071)。

        上述會計差錯主要系公司將2020年以前智慧城市信息系統集成業務由“完工百分比法確認收入”變更為“完工驗收后確認收入”產生,以及更正前期少量其他會計差錯。對于上述收入確認方法變更,考慮到擬上市公司申報會計信息的謹慎性以及可比性,以及公司外部環境、銷售模式、業務性質等并未發生變化的情況下,公司將上述收入確認方法變更直接認定為會計差錯,并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28號——會計政策、會計估計變更和差錯更正》的有關規定,對比較期間的財務報表采用追溯調整法進行了更正。

        上述系統集成業務收入確認方法變更等事項導致的會計差錯更正對公司2019年財務報表的具體影響為: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末資產總計40,860.10萬元,調整后為53,732.75萬元,影響數為12,872.64萬元,影響比例為31.50%;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末負債合計16,594.95萬元,調整后為33,070.84萬元,影響數為16,475.89萬元,影響比例為99.28%;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末未分配利潤為12,784.48萬元,調整后為9,241.67萬元,影響數為-3,542.81萬元,影響比例為-27.71%;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權益合計24,265.15萬元,調整后為20,661.90萬元,影響數為-3,603.25萬元,影響比例為-14.85%;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所有者權益合計24,265.15萬元,調整后為20,661.90萬元,影響數為-3,603.25萬元,影響比例為-14.85%;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扣非前)為26.95%,調整后為26.51%,影響數為-0.44%;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扣非后)為26.06%,調整后為25.58%,影響數為-0.48%;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營業收入為33,993.42萬元,調整后為29,322.38萬元,影響數為-4,671.05萬元,影響比例為-13.74%;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凈利潤為6,372.61萬元,調整后為5,436.76萬元,影響數為-935.85萬元,影響比例為-14.69%;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扣非前)為6,372.61萬元,調整后為5,436.76萬元,影響數為-935.85萬元,影響比例為-14.69%;

        調整前,君逸數碼2019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扣非后)為6,162.23萬元,調整后為5,246.31萬元,影響數為-915.92萬元,影響比例為-14.86%。

        君逸數碼在招股書中表示,上述會計差錯更正不存在連續、反復地自行變更、和濫用會計政策或會計估計的情況,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第28號——會計政策、會計估計變更和差錯更正》的有關規定。上述更正能夠更加客觀、公允、謹慎地反映公司財務狀況和經營成果,為投資者提供更可靠、準確的會計信息,符合有關法律、法規及公司章程的相關規定,不存在損害公司及股東利益的情形。

        公司及董事長曾立軍、財務負責人楊代群去年被口頭警示

        因上述會計差錯事項構成信息披露違規,君逸數碼及其董事長曾立軍、財務負責人楊代群被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采取口頭警示的自律監管措施。

        2021年8月,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出具《關于對四川君逸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相關責任主體采取口頭警示的送達通知》(公司監管一部發〔2021〕監管580號),因君逸數碼于2021年4月披露《四川君逸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公告》對2019年度財務報告中涉及的會計差錯事項作出說明并進行追溯調整,違反了《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業務規則》和《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公司信息披露規則》的相關規定,構成信息披露違規,且君逸數碼董事長曾立軍、財務負責人楊代群對前述行為負有責任,故決定對君逸數碼及其董事長曾立軍、財務負責人楊代群采取口頭警示的自律監管措施。

        去年近8成收入來自四川營收大頭來自國有企業及政府部門

        報告期內,君逸數碼營業收入基本保持穩定,公司主營業務突出,主營業務收入占營業收入金額的比例均在99%以上。

        君逸數碼“其他業務收入”主要為2020年公司銷售一套房產產生的收入,以及2020年和2021年公司對外出租房產產生的租金收入;2020年和2021年公司其他業務收入占營業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0.42%和0.02%,占比較小。

        按業務類型劃分,報告期內,君逸數碼系統集成服務實現的營業收入占比分別為93.79%、95.38%和96.27%,為發行人主要收入構成。

        系統集成服務是指發行人為智慧城市特定應用領域的客戶提供包含技術咨詢、方案設計、軟硬件定制開發、物料采購、項目實施、售后服務等各項內容的一體化綜合服務。發行人的系統集成服務的表現載體是一個滿足特定管理使用功能的科學、高效、互聯、智能的信息化系統。

        業務區域來看,在報告期內,君逸數碼在西南地區的主營業務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總額的比例分別為76.68%、70.81%和81.18%,其中在四川省內的主營業務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總額的比例分別為46.89%、56.78%和79.61%。四川省內和西南區域的收入占比依然較高,存在業務區域相對集中的風險。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在報告期內,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接近或超過一半仍集中在四川省內,主要受公司注冊地在四川,經過多年發展,在四川省內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競爭優勢,在四川省內獲取業務能力較強。通過對比,總體而言,發行人與同行業可比公司在主要經營區域的收入占比均較高,其中2019年和2020年度發行人在四川省內收入占比低于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平均值,2021年低于天億馬2021年數據,但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平均值。

        君逸數碼表示,2021年四川省內收入占比較高,主要是一方面,受行業特性的影響,大型系統集成服務項目分布不均勻,在2021年發行人在四川省內的大型項目完工驗收較多(如成都高新區體育中心項目(2021年第31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場館)、成都天府國際機場綜合管廊項目和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天府新區項目等)導致四川省內實現的收入金額較大;另一方面,受四川省外的部分地區新冠疫情反復等因素的影響,導致四川省外的項目實施進度不及預期、交付驗收有所延遲,使得2021年四川省外項目確認收入金額較小導致。

        按客戶類型劃分,公司報告期內非民營企業占比分別為94.76%、93.22%和97.30%。以上非民營單位主要為國有企業、政府部門、金融機構、事業單位等,該類客戶的資信條件較好,信譽度、融資能力及還款能力均較高,出現信用風險的可能性較小。

        去年末應收賬款余額達3.7億元其中逾期7932萬元

        2019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應收賬款賬面額分別為29,295.40萬元、28,840.72萬元、37,206.16萬元,壞賬準備分別為2,609.56萬元、3,376.77萬元、4,387.33萬元,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26,685.85萬元、25,463.95萬元和32,818.84萬元,呈上升趨勢。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2020年末應收賬款余額較2019年末略有下降,主要受將質保金重分類至“合同資產”和“其他非流動資產”的影響。報告期內,發行人應收賬款余額較大,并逐年上升的主要原因系:項目竣工結算周期較長,部分款項需在竣工結算后支付;發行人關于未完工項目進度結算款的會計核算方式;受客戶資金調度、資金支付審批流程等因素影響部分款項未能及時收回。

        2019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應收賬款逾期金額分別為9,305.32萬元、8,962.28萬元、7,931.85萬元,其中逾期一年以上應收賬款金額分別為2,806.73萬元、6,412.29萬元、3,093.84萬元。

        君逸數碼在招股書中表示,報告期各期末,公司逾期應收賬款的主要為國有企業、政府部門類客戶,上述兩類客戶逾期應收賬款占比分別為79.94%、85.66%和85.55%。公司的主要客戶為國有企業、政府部門、金融機構和事業單位等,上述客戶的資信狀況良好,融資能力較強。由于該類客戶項目建設資金主要為各級財政資金或專項資金,工程款項支付審批流程一般較長,同時受客戶資金調度安排、新冠疫情突發事件等因素的影響,付款存在一定的滯后性,導致部分客戶的回款出現逾期情況。但上述國有企業、政府部門客戶雖出現付款逾期的情況,但其資信狀況未發生重大變化,不存在信用惡化的情況。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2021年末逾期客戶應收賬款逾期金額在截至2022年4月30日累計回款2,599.97萬元,占2021年末應收賬款逾期金額的32.78%。公司根據會計政策、會計估計,對以上逾期客戶按照整個存續期內預期信用損失的金額計量損失準備,并計提了壞賬準備。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19、1.13和1.07,低于同行業可比公司同期應收賬款周轉率的平均值,但在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指標范圍內。報告期各期末,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與同行業可比公司同期平均水平的變化趨勢一致,呈下降趨勢。2019年度、2020年度和2021年度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指標持續下降主要系受公司應收賬款余額的增長幅度大于營業收入的增長幅度所致。

        去年末應收票據余額726萬元合同資產賬面余額2980萬元

        2019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應收票據分別為341.55萬元、129.03萬元、725.69萬元,壞賬準備分別為6.01萬元、3.95萬元、17.28萬元,賬面價值分別為335.53萬元、125.08萬元、708.41萬元。

        2020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合同資產賬面余額分別為2,341.90萬元、2,980.21萬元,減值準備分別為523.13、734.67,賬面價值分別為1,818.76萬元、2,245.54萬元。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合同資產,是指本公司已向客戶轉讓商品而有權收取對價的權利,且該權利取決于時間流逝之外的其他因素。公司按照《企業會計準則第14號——收入》的規定,根據公司履行履約義務與客戶付款之間的關系,將2020年末符合條件的應收賬款重分類至合同資產。2020年末、2021年末公司合同資產的賬面價值分別為1,818.76萬元和2,245.54萬元,主要是由1年內到期的質保金構成,公司實施的系統集成服務項目的質保金通常約定為合同總金額的3%-5%之間。

        君逸數碼表示,隨著業務規模的不斷擴大,公司的應收賬款及合同資產的余額較大且持續增加。在報告期各期末,公司應收賬款及合同資產的賬面價值分別為26,685.85萬元、27,282.71萬元和35,064.38萬元。報告期各期末公司應收賬款及合同資產余額較大主要原因系受:公司實施的大型項目較多,項目竣工結算周期較長,部分款項需在竣工結算后支付;公司系統集成服務項目采用完工驗收法確認收入,對于未完工項目公司按項目進度結算金額確認應收賬款的會計核算方式;部分項目受國有企業等客戶的資金調度、資金支付審批流程等因素影響部分款項未能及時收回等原因的影響所致。應收賬款及合同資產余額較大一方面占用了公司的營運資金,給公司日常營運帶來一定的壓力;另一方面,雖然公司的主要客戶是國有企業、政府部門、金融機構、事業單位等,該類客戶的信譽度較高,但如未來國內外宏觀經濟環境、行業狀況等因素發生重大不利變化,公司應收賬款可能出現不能按時收回,產生壞賬的風險,將對公司的資產質量和財務狀況產生不利影響。

        去年末應收賬款(含質保金)余額達4.2億元函證回函不符占比達29.8%

        深交所對君逸數碼下發了三輪問詢函,均對君逸數碼的應收賬款問題提出問詢。2022年5月16日,深交所網站披露了君逸數碼對深交所下發的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的回復,其中依然對君逸數碼的應收賬款問題進行追問。

        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指出,報告期各期末,發行人1年以上應收賬款余額呈增長趨勢,部分項目因受完工結算審核、政府審計等因素的影響回款較慢。報告期各期末,發行人應收賬款函證回函不符占比分別為11.32%、10.33%和29.81%。

        審核中心意見落實函要求君逸數碼更新截止目前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期后回款及逾期應收賬款期后回款的整體情況,說明2021年末1年以上應收賬款對應項目的具體情況,客戶持續合作情況及項目回款情況、未回款部分是否有回款安排及實質執行情況,結合論述壞賬準備計提的充分性,相關項目完工結算審核及政府審計的執行情況,預計回款時間。請保薦人、申報會計師發表明確意見,并說明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回函不符的原因,2021年回函不符占比增加較多的原因,針對回函不符執行的核查程序、核查結論。

        據君逸數碼回復,2019年末、2020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應收賬款(含質保金)余額分別為29,295.40萬元、32,641.32萬元、42,097.92萬元,應收賬款期后回款金額分別為20,154.08萬元、13,161.56萬元、6,492.89萬元,應收賬款期后回款比例分別為68.80%、40.32%、15.42%;逾期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9,305.32萬元、8,962.28萬元、7,931.85萬元,逾期應收賬款期后回款金額分別為7,135.48萬元、5,448.99萬元、2,599.97萬元,逾期應收賬款期后回款比例分別為76.68%、60.80%、32.78%。

        2021年末應收賬款期后回款及逾期應收賬款期后回款的比例較低,主要原因是受期后回款統計期間較短,以及部分款項需待審計結算后支付。

        據君逸數碼回復,報告期各期末,公司應收賬款回函不符的原因包括:因“合同金額為暫定金額,最終以實際結算金額為準”導致回函不符,不符占比分別為7.46%、9.70%、11.24%;發函口徑原因導致不符;對方按開票確認,公司按進度結算資料確認,雙方入賬口徑不同導致不符;雙方結算尾差導致不符;其他原因導致不符(注)。

        經核查,保薦人華林證券及申報會計師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認為: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回函不符的主要原因是發行人的部分項目的合同金額為暫定金額,最終以實際結算金額為準,發行人按合同暫定金額或上報結算金額確認收入和應收賬款,由于尚未完成最終結算,客戶認為最終金額尚未確定因此部分客戶回函不符。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回函不符事項對期末報表余額不存在重大影響,經保薦人及申報會計師執行替代程序后,不符事項均可以確認,或因金額較小對報表不存在重大影響可不予調整。

        去年末存貨賬面余額2.5億元

        2019年末-2021年末,君逸數碼存貨賬面余額分別為14,560.15萬元、17,072.57萬元、24,912.42萬元,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14,560.15萬元、17,060.69萬元和24,794.32萬元。其中,工程施工余額占比超過90%以上,為存貨的主要構成部分。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報告期內,發行人的存貨余額逐年上升,且余額較大的主要原因是受發行人收入確認政策的影響,工程項目在完工驗收后,在確認收入時一次性結轉成本。在報告期各期末,正在實施的未完工的工程項目較多,導致報告期各期末工程施工余額較大所致。

        各期末,君逸數碼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55、1.35、1.11,同行業可比公司上市存貨周轉率平均值分別為3.33、4.03、3.68,中位值分別為2.44、2.97、2.46。

        報告期各期末,雖發行人的存貨周轉率指標低于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值,但處于可比公司的區間范圍內,且高于恒鋒信息的同期數據。報告期內,公司的存貨周轉率呈下降趨勢,主要受最近幾年公司實施的工程項目較多,在報告期末,未完工項目逐漸增多導致期末的存貨余額較大,存貨周轉率有所下降。

        毛利率下降

        報告期內,君逸數碼綜合毛利率分別為35.76%、34.39%和34.31%,呈下降趨勢,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同期的平均值分別為35.59%、31.57%和30.85%。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公司毛利率2019年度與同行業可比公司毛利率基本接近;2020年公司綜合毛利率高于可比公司同期水平,主要系熙菱信息2020年度毛利率較低,拉低了同行業可比公司2020年度的平均綜合毛利率;如剔除熙菱信息后,同行業可比公司2020年度平均綜合毛利率為35.95%,略高于發行人的34.39%;2021年度,羅普特2021年的綜合毛利率為32.37%略低于發行人的34.31%,同時較其2020年度46.93%的綜合毛利率水平下降幅度較大。羅普特2021年度報告顯示,因疫情影響羅普特的訂單毛利率有所下降,原材料價格及運輸成本上漲綜合因素所致;天億馬2021年的綜合毛利率為25.19%較其2020年度30.28%下降幅度較大。根據其2021年年度報告顯示,主要系受其上游供應鏈影響,導致其采購成本上漲較大,導致毛利率有所下降。綜上,報告期內,發行人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的綜合毛利率的變動趨勢一致,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的綜合毛利率不存在顯著差異。

        報告期3起行政處罰

        據君逸數碼招股書,2019年12月發行人參與某項目投標活動時,擬向一家公司采購產品并要求其提供資料配合相關投標活動,因該公司將其提供的部分計算機軟件登記證書名稱進行修改后未告知發行人,導致發行人在項目投標文件中提供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記載的軟件名稱與中國版權保護中心登記信息不一致。就此,2020年8月17日財政部對發行人做出罰款10,847.00元的行政處罰。

        除上述財政部行政處罰外,公司及子公司君逸數聯存在2項被稅務部門罰款的情形;第1項系河南分公司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所得稅未按期進行申報于2019年1月被罰款100.00元,公司已于2019年1月23日繳納前述罰款;第2項系君逸數聯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未按期進行申報于2019年8月被罰款50.00元,君逸數聯已于2019年8月7日繳納前述罰款。

        相關推薦

        亚洲人成无码网www动漫,久久这里只有精品526,欧美大片A片免费视频
        <var id="o7i8b"></var>